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回顾历史 >> 正文

特供蒋介石的“内参”:希特勒被怪博士控制

我要评论  2017/9/11 22:50:08   浏览次数:
[导读]:蒋认真阅读,作了批注,写了日记。
图:台湾“国史馆”所藏《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档案首页(点击可看大图)图:台湾“国史馆”所藏《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档案首页(点击可看大图)

据蒋介石日记,1943年3月4日,蒋看了一篇题为《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文章,然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读后感:

“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

近日,笔者很偶然地在台湾“国史馆”所藏蒋档中,见到了这篇《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的全文。让笔者惊讶的是:这是一篇非常离谱的“阴谋论”文章。

特供蒋介石阅读的“内参”

文章长度约3800余字。其核心主旨是:希特勒的德国,之所以能够创造诸多军事上奇迹,战无不胜,须全部归功于一位“霍斯好弗博士”。这位博士,创建了一家由千余名学者组成的“慕尼黑政治地理研究院”,德国的所有政府机构,都要为这家研究院服务。德国的政治、军事、外交决策,均依赖该研究院。希特勒的思想被“霍斯好弗博士”控制,行动也受其支配。

试摘录一二(欲阅读全文者,请移步“短史记”微信公众号同题文章):

“德国曾于二十个月中,四次挟其不可抵御之军力,于最适当时机,冲破敌方防线之弱点,……此种破坏方式及其策划之进行,均为教授而兼中将之霍司好弗博士,与其主持下之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千余科学家,乃至若干专家与间谍之成绩。此类幕后人物,即在德国,亦几不为人知,而彼等之著张、表格、地图、统计、情报与计划,自始即支配希特勒之行动。

“此乃一侵略组织,科学计划机关,为希氏以前之征服者所从未获有者。里宾特罗甫之外交阵营,希姆莱之秘密警察,戈培尔之宣传部,勃劳齐志之军队,乃至纳粹党本身,皆不过此超人智力机构之工具而已。

霍司好弗博士及其僚属控制希特勒之思想。此种控制始于十七年前霍氏访希特勒于监狱之时(如此,则该文写于1941年——1924+17),其时霍氏已为一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将军,而希氏尚不过一区区上士,方自啤酒厅之暴动失败入狱。霍氏认此疯狂煽动者颇有利用可能,乃频加探访,希特勒亦倾心霍氏,引为同志,并因霍氏一再证实其学识精审,策划有方,益加敬重,言听计从。

“霍氏对于某一国家之国力调查完竣时,即将所得之资料制成简约之分析报告,送交希特勒,并附以如何行动之建议,而此种建议,实际等于命令。”②

图:希特勒赠蒋介石签名照片,台湾“国史馆”藏图:希特勒赠蒋介石签名照片,台湾“国史馆”藏

蒋介石认真阅读,作批注和圈划

下面就该档案,略作分析:

1、档案本身,没有提供文章的原始出处。从具体行文判断:

(1)这是一篇美国人写的文章,翻译者不详(文章中处处以美国立场展开分析,“吾美”字样的翻译颇多)。

(2)文章写于1941年4月13日之后(本日,《苏日中立条约》签订,文章提及该条约)、1941年6月22日之前(该日德军进攻苏联,文章以苏德结盟作为“霍斯好弗博士”算无遗策的例证,可见写作时苏德尚未翻脸;后文对文章的英文原作将有所交待)。

(3)蒋介石读到这篇文章时,已是1943年3月4日。是谁搜集了这篇陈年旧文并将其翻译,呈递给蒋介石阅读,目前尚不可考——侍从室常遵令为蒋搜集海外政论文章,驻外使馆人员亦同,国宣处、军统也曾有类似文章送呈。很难判断具体的呈递者是何人。

2、档案除文章正文外,尚有红笔批注和圈划:

(1)档案第一页顶部有红笔批注:1、发明技术 2、专家 3、训练 4、宣传、5、情报 6、军事 地理 政治等。

(2)正文部分,有划红线与画红圈两种标注,但二者似无区别。标注主要集中于对“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成和运作的介绍部分。如:

“霍氏自国内各大学及研究机关,网罗千余经济学家、战略专家、心理学家、气象学家、物理学家、地理学家以及其他各种专家。此类专家审查并分析各地间谍组织所提出之情报,其结论则编入霍氏无所不包之《世界形势总录》,此即世界之政治地图,亦即世界内容之总册。”

该段几乎被全部划上了红线。

(3)对照蒋介石日记中所载——“此一文,有足为余建国参考之材料者。”——之语,笔者认为这些红笔批注与红笔圈划,是蒋介石阅读时所留。这些批注和圈划显示,蒋对如何组建和运作一个类似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很感兴趣。

图:文章涉及“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织和运作部分,几乎被全部标注为红图:文章涉及“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的组织和运作部分,几乎被全部标注为红

这篇阴谋论的原始作者,是美国人Sondern

遗憾的是,蒋介石并不知道,自己读到的,是一篇捕风捉影的“阴谋论”范文。

所谓的“霍司好弗博士”,指的是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 Haushofer,现在一般译为卡尔·豪斯霍弗尔。

这位博士与希特勒有过交往,但从来不曾在思想和行动上控制过希特勒,也从来没有创建过某种由千余名科学家组成的“慕尼黑地理政治研究院”一类的机构,来为纳粹德国制定行动计划。

1869年,豪斯霍弗尔出生于慕尼黑,其父是一位大学教授。豪斯霍弗尔早年有过军旅经历,后进入学界,成为大学教授。1924年出版《地缘政治杂志》。同年,希特勒因啤酒馆暴动被判入狱,与之一同被捕的还有豪斯霍弗尔的学生鲁道夫·赫斯。服刑期间,希特勒口述、赫斯执笔,撰成《我的奋斗》。该书参考了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理论;在赫斯的介绍下,豪斯霍弗尔还曾与监狱中的希特勒有过几次长谈。③

豪斯霍弗尔以地缘政治学说为纳粹提供理论咨询,也用自己的声望为纳粹提供政治支持。但他与希特勒的关系,从未真正亲密。《我的奋斗》一书被豪斯霍弗尔认为“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在因入侵捷克问题发生激烈争吵后,希特勒再也没有与豪斯霍弗尔单独见面。希特勒组建了“德意日”轴心国,豪斯霍弗尔却始终希望构筑一个“德苏日大同盟”。 学生鲁道夫·赫斯成了“元首的副手”,但他在1941年5月秘密飞往英国遭到扣押。戈培尔因此事咒骂豪斯霍弗尔是邪恶的幽灵,是赫斯出走的幕后策划者,是他让赫斯整日生活在妄想之中;秘密警察也找上了豪斯霍弗尔——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旨在以豪斯霍弗尔的地缘政治学说为理论依据,达成德英之间的秘密和平协议;也有材料认为,赫斯此行,系被英国情报部门以谈判为饵诱捕。④

图:支持纳粹的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 Haushofer图:支持纳粹的德国地缘政治学家Karl Haushofer

美国历史学者David Thomas Murphy,撰有论文《希特勒的地缘战略学家?卡尔·豪斯霍弗尔神话和“地缘政治研究所”》,详细论述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真相与由来。文章考证认为:臭名昭著的“地缘政治研究院”,事实上并不存在;豪斯霍弗尔不断倡导与苏联和平共处,直接反对希特勒外交政策的核心。

文章还提供了“豪斯霍弗尔神话”的原始出处:

“可能的来源是什么? Hans W. Weigert在《将军和地理学家:地缘政治的黄昏》(Generals and Geographers: The Twilight of Geopolitics)一书中提供了一个线索。在书里,他讽刺了记者Frederic Sondern, Jr.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刊登在1941年6月的《Reader’s Digest》(读者文摘)杂志上。那篇文章,其实来自Sondern于1941年6月发表在《Current History and Forum》杂志上的长文。这篇长文的标题是《希特勒的科学家:1000名纳粹科学家,技术人员和间谍正在卡尔·豪斯霍弗尔博士的领导下为第三帝国工作》(Hitler’s Scientists: 1,000 Nazi Scientists,Technicians and Spies Are Working under Dr. Karl Haushofer for the Third Reich.)在《Current History》杂志中,Sondern被描述为“前驻德国记者”。在《Reader’s Digest》杂志中,则声称(文章)“不仅仅基于作者的个人见识,而且还有一些可供佐证的来源。”这是一位自30年代末至60年代初活跃于主流保守期刊的多产记者。他的署名常出现在《Life》、《Saturday Evening Post》等大众媒体,其中最频繁出现的是《Reader’s Digest》。其作品风格是引人咋舌、耸人听闻。……Sondern在1941年回顾了德国在欧洲的战争的成功,然后为他的美国读者绘制了一幅关于豪斯霍弗尔和地缘政治研究院的恶魔般的景像。”⑥

随后,论文引用了一段Sondern的关于豪斯霍弗的报道的原文:

“The development of this formula of destruction and the split-second timing which has sent the Nazi juggernaut rolling across Europe without serious hindrance is the work of one man. Major General Professor Dr. Karl Haushofer and his Geo-Political Institute in Munich with its 1000 scientists,technicians and spies are almost unknown to the public, even in the Reich.But their ideas, their charts, maps, statistics, information and plans have dictated Hitler’s moves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Here is an organization for conquest, a machine for scientific planning, which no conqueror before Hitler ever had at his command. Ribbentrop’s diplomatic corps, Himmler’s Gestapo organization, Goebbels’ huge propaganda ministry, Brauchitsch’s army and the Party itself are but the instruments of this super-brain of Nazism. But Haushofer’s Institute is no mere instrument which Hitler uses. It is the other way round. Dr. Haushofer and his men dominate Hitler’s thinking.”⑦

略具英文阅读能力的读者,当不难发现,这段引文,正是本文开篇所摘录的中文版《希特勒幕后之千余科学家》前两段的英文版。也就是说,蒋介石所读到的那篇充满了阴谋论气息的文章,其原始作者正是这位Sondern。

1946年3月,76岁的豪斯霍费尔兑现“德国若战败即自杀”的诺言,与妻子服毒身亡。

1943年的蒋介石,相不相信“希特勒的思想和行动被一位地缘政治学博士控制”这种阴谋论呢?这是个很费思量的问题。可以确定的是:这份阴谋论报告送到了蒋的桌子上,蒋认真阅读,作了批注,写了日记。

(全文完)

注释

①《蒋中正总统学记》,1943年3月4日。②台湾“国史馆”藏蒋档,数位典藏号:002-080114-00009-001。③④李维,《豪斯霍费尔与纳粹“新秩序”设想:大陆、地缘政治、欧洲经济》,《北大史学 12》,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P309-330。⑤⑥⑦David Thomas Murphy,《Hitler’s Geostrategist?: The Myth of Karl Haushofer and the ‘Institut für Geopolitik’》, in the March, 2014 issue of The Historian.文章系笔者自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贵公网安备 52260102556011号